郴落之影

不搞事不扎堆,安心养老。

自制了一张ray线的聊天背景图,上面的代码是勉强看着游戏里的打出来的,有看不清和bug请谅解。欢迎随意取用!

其实就是闲来无事摸了张私设,在绘画方面根本就是个小透明瑟瑟发抖。...
程心的设定以后会慢慢补全,希望能有更多粮啊,要不然就得自产自销了

#程心-阶梯计划

*自戏
*私设有



虽然在阶梯计划通过决议后自己的工作量减轻不少,却仍然和同事们一样在人选上发愁。每当想起候选人的问题就感到有石块压在心口,仅仅是想象那个人的命运就沉重地无法呼吸,如今决定一个普通人命运的权利却是交到了这个部门手上。几周后的一次偶然聚会上,许久未见的同学提到了云天明的消息。

“天明...吗?怎么会患上肺癌,分明离毕业还没有过去几年。”

喃喃自语着,虽然如果不是被同学提起自己可能再也不会想到他的名字,但脑海中又自然地浮现出坐在角落的孤僻身影,心中的波动如同被石子激起阵阵涟漪的湖水,仿佛那人一直没有离开过自己的记忆。微垂眼眸失落地为其病症感到遗憾,但与此同时一个想法如闪电般闪过,使自己重燃希望。如果他能成为候选人的话...至少不会再那样痛苦了吧。

向PIA报告完毕后,毫不犹豫地动身回到自己曾经生活过的城市,发觉自己熟悉的一切依旧未远去。贪婪地享受着吹过街道的微风带来朦胧花香,猛然提醒自己不应久留追忆过去。迅速按照地址找到天明所在的医院,询问后却出乎意料地得知今天正是其安乐的日期。因为过于惊讶感觉心跳漏了一拍,不自觉地手指发抖,呼吸开始变得急促,不安与恐惧仿佛笼罩在自己上空以至于自己放弃了思考。光是逝去生命的恐惧就已经让自己喘不过气,更何况是正在眼前,自己所熟识的人。

如果再不快一点的话...!!

焦虑在心中升腾,咬牙向那如同墓地的房间冲去,无暇整理凌乱的短发,用略带慌乱的语气迅速向负责人员说明了情况,待他们冲进房间才仔细打量起整个地方的布局。唯有透过靠近走廊一侧的玻璃窗才能看清室内的情况,指尖接触到毫无温度的玻璃,眨眨眼也看清了躺在床上,自己曾经的同学。与最后一次见面相比似乎因为病情而彻底换了一个人,他憔悴的脸上显示出惊讶的神情。短暂的骚乱似乎已经结束,无需再去担心病人的安全。听到这个消息后总算如释重负,逐渐调整着呼吸,却因为悲伤和在这种环境下的重逢流下了泪水。

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呢?分明是曾经一起生活过的同学。这样的悲剧到底会上演多少次才够?

走进洁白空旷的房间坐到了那人的床边,从神情上可以看出,至少自己还没有从他的记忆中淡出。虽然为打乱了自己曾经同学的计划感到抱歉,但已经是说出PIA以及整个阶梯计划的时候了。

“你知道吗,天明。安乐死法案是为你通过的。”

#程心-初见维德

*自戏
*私设有
*前排扩列



迈步在大理石洁白的地板上,空荡的走廊只有自己的脚步声回响。刚刚告别了瓦季姆先生准备去和局长打个招呼。习惯了前者的平易近人再去猜测局长的为人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冷清的十八世纪旧楼则给整个这次的经历蒙上了一层紧张庄重的感觉。走廊周围是积灰无人打扫的旧窗台与堆积而成的纸箱,因为不适应带来的犹豫使心脏加快跳动的速度。

不管怎么说,以后就要在这里工作了...虽然和想象里的不太一样,可还是尽早熟悉这里才是上策。

不断调整呼吸来平息仿佛可以听到的心跳声,眨眨眼调整出最好的状态推开局长办公室的门,使自己感到惊讶的是,门里与门外仿佛是两个世界。宽大而一尘不染的房间,一股浓烈并使自己不太适应的雪茄味扑面而来。将自己落在脸颊旁的碎发拨至耳后来掩饰由于意外带来手忙脚乱的感觉,并非刻意的一番扫视后把目光定格到了墙上的巨大油画上。

没想到局长还有这样的爱好,不过为什么不换一张暖色调的画来装点办公室?

办公桌放置着用流金字体写明的局长姓名...托马斯•维德。轻轻默念后转而看向办公桌后的人,自从自己推门进来好像只被打量过一次,那人此刻正在全神贯注地观察拿在手上的雪茄。

“初次见面,我是程心,从今天起调到这里来工作的新成员...维德局长,请多指教。”

为打破办公室如冰水冻结一般的沉默气氛流畅地说完介绍静候对方的反应,不断思索着可能会被问到的问题以便及时作答。既然已经来到了PIA的总部就没有倦怠的借口了。察觉到桌后人锐利冰冷的目光更加紧张,虽然对方的嘴角分明勾起弧度但依旧感受不到温度,甚至呆住连微笑这种简单的动作都无法做出,只好眨眨眼游离目光。

“你会把你妈卖给妓院吗?”

突如其来被抛掷向自己的问题甚至让大脑短路了一秒,在所有的考虑中都不可能包含这类问题,更别提作答了。有些惊恐地立刻摆摆手并表示自己的疑惑,避开了与问题的正面交锋转而去怀疑自己的听力出了问题,但维德局长似乎丝毫不受影响地摆摆手表示自己可以离开。经历了这个问题,背在门后长叹一口气。完全不能明白局长究竟是怎样的人,但在以后的工作中会逐步了解吧?

分歧者电影观后吐槽【剧透】

*意识流 严重思维不清 想到哪写哪

*吐槽纯属个人观点

*严重剧透 严重剧透 严重剧透

没有问题的话请go on

——————

今天晚上刚看完了分歧者第三部,怎么说呢...感想万千。之前第二部出来的时候是和同学一起去看的,该吐槽的已经在电影院跟同学吐槽完了,当时其实改得就挺多,然后在知乎上也问过“分歧者电影对原著的改编会影响它原本的主题吗?”结果没人回答。

其实如果单看片子不读小说也算是一步还可以的科幻片,但是对于人物的刻画以及细节描写实在没有突出。

我也不是很会评什么电影,我就挑一挑电影和小说的区别,剧透严重,属于吐槽役。

——————剧透分割线

先说好,因为原著不在手边,所以很多都是按照自己的记忆来写的。

在第二部的时候剧情就已经被改得很离谱了,大体上剧情方向没有变动,但是那个什么从哪冒出来的鬼盒子在原著里完全没有提到,以及在翠丝的城市里现代科技化的氛围太过严重,几乎就是把背景时期给改掉了...

以及对于演员的挑选,老四确实挺帅的,但是翠丝是不是有点太高了?小说里很明确地说了“翠丝在无畏派是个头很小的,克里斯蒂娜比她几乎高出一个头。”你这俩人身高反了吧?! 然后是友好派的首领,说好的金色头发半边脸受伤了呢...别的演员就算了,不多说。

第三部一开始就是新统治与旧派别支持者的矛盾,一开始看到那段视频的概述其实我还是很感动的,看完之后发现那是整篇电影我最满意的一段... 我也能很明确地看出这个电影是真的在赶进度,之前说好拍上下部现在看来就是混在一起了。

主角组们一开始的逃亡其实完全不像是电影里随机性这么强,几句话就解决然后开跑了,人家忠诚者这个组织可是全书的精华啊,这个组织里人也不少,而且大家都是经过几次会面和严密讨论制定的出逃计划,人物没介绍全就算了,老四和他母亲的感情戏也几乎没有展现。

好,逃出去算是逃出去了...可你大白天那么明目张胆想干啥啊,原著里都写的是晚上大家坐卡车一块跑好吗,还有什么带电的铁丝网什么的...都是瞎扯,原创剧情就是靠不住。其实我一开始就是为了Maggie Q去看的,她演的托莉是第三部晚上打先锋结果殉职了,结果电影里倒好,说死就死,人家都爬上来了你还搞个背后袭击几个意思啊?!!强行便当!!当时我就生气了...一直鼓捣着要给差评。

接下来到重点了,电影的后一个半小时全是高能。原著里一行人出去就看到的是现代生活的样子,沿着一条火车铁轨走路边有各种各样的广告牌例如可口可乐。然后他们是被基因局的人开着车接去研究院的,人们也是很新奇,很热情的欢迎他们,只是城市外的这群基因局的人过的生活和我们21世纪没什么差别。电影我已经没力气吐槽了,简单说一下就是外面都被毁了还有放射性,溪水和雨都和血一样,外面的人特别开挂各个都有高科技装备,他们的地方小人多。总得来说我是真心更喜欢小说的描写...他们是生活在一个空旷,有些旧的飞机场,还能时不时坐着飞机去玩一玩,而不是到外面来看着一群人各种开挂!!! 顺带一提,我记得翠丝的哥哥有恐高症。

我先简单说说人物的关系...按照设定,城市内老四母亲那一方的人没有追出来,而且托莉的弟弟和老四以前疑似去世的老师都在外面的基因局,托莉弟弟戏份被掐是让我很不爽的...而且出来的人不止电影里那几个。按理来说老四到了这一块的感觉应该是陌生和无力,而翠丝面对自己的哥哥到最后一刻才转变排斥的态度,老四和翠丝这俩人有不少感情戏,各种吵架吃醋和好电影里全都没有。而且皮特,这个电影里的大反派,在书里可是有好好的洗白!!!我实在是不知道为什么电影要改得这么离谱...真的很想把他们三观全都强行掰回来。

还有一个很bug的事情,就是翠丝她母亲的那个记录,电影里那个3D投影也太高端了吧,分明人家拿到的是书!电子书!!里面是她妈写的一封封日记!!翠丝还有个哥哥啊电影里完全没怎么讲她哥...而且整个电影就是各种给基因局强行抹黑。

其他的说了跟没说一样,接下来我来掰一掰结局。

电影里他们各种高端武器高端飞机实际上都是在扯的,对于翠丝的好友来基因局不是来干杂活工作监视自己家去抢人家小孩,而是来度假的啊!!度假! 他们得到消息几乎都是同时的,想要资料就去看看投影仪找找图书室而不是被强行分开没有交流。飞机场那块应该是很干净还有漂亮装饰的电影完全没有表现出来...反而让人感觉是闹哄哄的脏乱差的地方。电影武器实在是太扯了,完全就是科幻。而且在电影里就完全把他们的头刻画成一个反面人物,实际上基因局的人几乎没有来帮忙的...恩记不太清所以不敢说肯定没有。

首先,根本就没有什么委员会要申请同意啊乱七八糟的事情,是翠丝一行人发现基因局的人想在城市外直接用记忆血清消除城市里所有人的记忆,来抑制暴乱。他们这样做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然后翠丝希望可以通知他们在城市里的亲人朋友提前接受疫苗,实际上是计划让老四去平息他妈和他爸之间的战斗,以免城市受到毁灭性的伤害,如果无法做到就在其中一人身上使用记忆血清。翠丝的哥哥则去基因局的实验室释放记忆血清清空所有工作人员的记忆。皮特则是一心想清空记忆重新做人的,根本不是电影里那样。

最后老四和他妈说好了,投降不打,他爸也好好地没被清空记忆。翠丝看她哥哥几乎无法行动便代替她哥,结果撑过死亡血清马上就成功了被人打了几枪。虽然基因局的人记忆清空但她自己去世了。

...

...

...

所以说!!主角已经死了啊电影你几个意思!!难道主角就是用来当挂逼有光环了不起吗!我Maggie出场不到半个小时就露两次脸就便当了啊!!!!官方想干嘛啊!!!(冷静

总而言之,这电影即使还有一部也不可能把剧情掰正了,而且整个中心都已经偏离了原著,至少我是这个感觉。

整篇都是意识流,看过电影看过原著的应该能理解我的感受(...)很不负责地不管了。

纯属个人观点,不撕逼。如果是真心喜欢这部作品的话,推荐移步小说。

#kido主视二十题#[Second] 逃离

2.逃离。

*意味不明的过渡段

*ooc有

        我从未思考过这样做的意义在何。

        莫名其妙的世界,混乱无序的时间,乌云掩盖的光芒。任何一样条件都是自己理想中的世界不应该存在的。最主要的是,我不能理解也不能思考自己是谁,身在何处。

        已经沿着自己苏醒过来的这条街道走到尽头,推开了所有能够转动的门。一次次用期望是眼神注视着房屋内部,然而每次都事与愿违,一无所获。不过,水电和基本设施仍都还可以使用,也能轻而易举地找到日常用品和食物,这些也算是好的一面吧。精疲力尽地在最后一家空店的旋转座椅上坐下,垂头的瞬间又是一阵眩晕袭来。……可恶。心里同样十分清楚刚苏醒过来的自己还带有几分虚弱,早已被陌生的环境和空白记忆打扰得心烦意乱。缓慢的吸气吐气试着去控制自己紧张的情绪,简单的修整也让自己隐隐作痛的胸腔舒缓了很多。现在的任务是从这个地方逃出去才是。但这是一个城市……还是一座在海洋上不知名的岛屿?

       心中渐渐又开始烦躁起来。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了解,自己这样到底能做到些什么呢?也许是一个阴谋。如此思酌也无任何意义。这坐城市仿佛被不祥的黑云覆盖,隔着空气都能感受到那股阴沉的绝望,迫使人疯狂地渴望逃离此处。

     对了,逃离。这个词语从脑海中一闪而过,如同闪电一般给自己带来了灵感。有汽车的话说不定也会找到轮船,带上些生活必需品就可以顺着江水一边寻找逃脱的方法了。不过真是个疯狂的想法。恢复理智后随即摇了摇头,自己连东南西北还没有分清楚,又没有地图之类引导地点的工具,如此轻而易举地行动反而更容易丢掉性命。用手指拂过房间内粗糙的墙壁,落灰在指尖留下显而易见的痕迹。很久没有人来到这里了,是这样吧。没有任何记录能显示来到这个地方,或者是出入境的人。是这些人成功逃脱,还是不为人知地消逝在这个寂静的地方...充满恐惧的想法充斥头脑,只好猛地摇摇头企图摆脱这些念头。

     “没关系,一定有办法逃离这个地方的。”

#kido主视二十题#[First] 遗忘症

1.遗忘症。

*灵感来源 岛田庄司《眩晕》

*ooc有

        ……头痛欲裂,双手本能地想要抱住头部去抑制几乎使自己再度晕撅的疼痛,却发现左臂被自己侧身压住此刻有些酥麻。努力撑起沉重的眼皮想知道自己此刻身处何地。看到的景象却使自己睡意全无,只能够睁大双眼尽苦苦思考造成这一切的原因。天空中大半阳光被黑云遮挡,弥漫在空气中的潮气压抑得让人窒息。周围两三层高的楼房如同古董一般,外层的墙皮脱落,露出了中间灰色的坚硬泥浆。本不算宽敞的街上却有汽车和自行车横七竖八地停放着。路边树上的树叶随着呼呼挂过的风舞蹈。

       这里是哪?为什么我会在这种地方… 忍受着一阵剧烈的头痛跌跌撞撞地从沥青路上站起,在离自己不远的一扇车窗的反光玻璃上看清了自己的面容。黛绿色的发丝随风飘起遮挡了自己的视线。徒手将头发整理服帖,玻璃上照映出的分明应该是自己早已看惯的自己的面容,但在那一瞬间却恍惚得觉得从未见过面前的人。倒影中有些泛红的瞳孔将自己都吓了一跳。可无论再怎么端详,那偏偏就是属于自己的脸。

       一阵突如其来的恐惧让自己全身发抖,下意识地咬紧嘴唇向后退去几步。努力让大脑机械地开始思考却找不到任何答案。我不记得自己是谁了!苦恼地晃了晃脑袋企图从记忆中挑出含有蛛丝马迹的碎片,可除了让来自太阳穴的疼痛愈发强烈之外一无所获。闭上双眸咬牙企图抑制住自己绝望到想要无助地放声哭泣的冲动,漫无目的地沿着街道走去。汽车的警报声不绝于耳,可没有一位车主现身来停止这份躁动。咽下一口口水向远处望去,街道尽头竟是横截而过、翻滚不息的暗绿江水。虽然对这个地区一无所知,但是按常识来判断就是一个已经被废弃多年的小镇,而且看样子只有自己一人?事情诡异得让人质疑世界是否真实,然而眼下更加严重的问题是自己遗失了的记忆。连名字都忘记的人真的可以在这样的世界里生存下去吗?努力压抑着加速的心跳,恐惧和慌乱却依然如影随形。指尖颤抖着不受控制。为什么我会到这样的地方!脑中记忆的空虚与试图回想带来的痛苦使自己无法冷静。

       双腿如同灌了铅一般沉重得无法挪动。如果能找到人就好了,就算是自己熟悉的猫啊狗啊这种小动物,也能让自己暂时冷静下来…… 叹了口气觉得这个念头甚至有些荒谬地可笑。抬起头望向天空中稍显诡异的太阳。这里真的是我过去生活过的地方吗……?怎么看都像是自己来到了地狱啊。 索性放弃了凭一己之力找回记忆的念头,小心翼翼地在这个充满了未知危险的世界里探索。无论如何,还是先熟悉自己所在的环境才是最重要的吧。

#kido主视角二十题#存梗

是在空间里看到的遗忘症二十题
接下来的写文计划。

1.遗忘症。

2.逃离。

3.谜题与朦胧诗。

4.投影仪。

5.监控里自己做着陌生的事。

6.那几日唯一与自己接触过的人竟已自杀?!

7.唯一的线索。充满迷雾的国家

8.视点转移。

9.我们走错了,从一开始就走错了!

10.可疑的人与信任的朋友。

11.恐惧是全球性的流行病。

12.不要相信他!

13.高塔上一齐醉看浮华,你笑的使我看不清。

14.逃!恐惧痛苦的眼神是他最后所看到的景象。

15.敌人是盟军。

16.一切都是幻象。

17.罪恶之源,消失在海际线上。

18.诗中的地狱,他死于此地。

19.地狱是人心的罪孽。

20.我还记得,他带笑的眼。

————————————
主角为kido,在接下来发展的剧情中出场人物可能为 shintaro,kuroha,momo以及kano。
未构思之处有一定几率增加ayano的出场。
最后,希望我能把文写完(划)

贴一个庄颜的未完成人设图...虽然完成的几率微乎其微(x)

#云程#广播纪元的脑洞 ooc有

不喜者勿入
云程的小脑洞,有点类似于原著扩写。
小学生文笔
ooc有
ooc有
ooc有。重要的话说三遍

以下是正文
————————
     艾AA说程心的双眸比以前更加明亮清澈了,也许她说得没错。

     五年的短暂冬眠就如同一场梦境,多亏了发达的科技才能治好程心的突发性失明。在经历了执剑人的失败,地狱般的移民后,程心逐渐显露出想要放弃的念头。“这一切本是不该发生的。”她不止一次,在独自一人,黑夜沉寂的时候这样思考过,懊悔过,尝试着去勾勒另一副人们辛福美好生活在这个时代的画面。

     可惜那永远都不会成为眼前的事实。

     这就是她抑郁的原因了。即使那些事件都已经被还未远去历史长河淹没,人们也保持着宽容而偏向于她的态度,程心的内心无法得到解脱。在大厦前那个被自己抱在怀里婴儿的灿烂面容一次次出现在她的梦境中,那就像是她一直试图去保护和维持的繁荣温暖的时代。现如今虽然发射的引力波已成定局,可谁知道未来又有如何灾难在等待着到来的那一天?

      承受着懊悔与为未来担忧的心情,终日郁郁寡欢的她唯二的支柱就是AA和弗雷德。其实她也不止一次痛苦地想到那个在两个世纪前就漂泊在无尽黑暗中,她所深爱的男人。此刻已无心去欣赏那颗发着暗红微光的星球,看到那微弱的光芒就如同是煎熬。“把他送去,同样是我的过错。”每次仰望星空,程心的眼眶总会不由自主地湿润,紧接着便是豆大晶莹的泪珠滑下脸颊。

     “这一切都是我的责任,这样的话,什么时候才能得到解脱?”

     可是她不知道,在四光年外的三体星系,有一个人默默地咀嚼着她的痛苦与纠结。如同水滴在平静湖水上留下的涟漪,她的感情激浪也被这个人感受着。

     这个人就是云天明。

     在被三体舰队接收后,他也逐渐熟悉了这个新的星系的习俗与特点,也发现也其实不是他所想的藏在天上的地狱。远离了人们之后,云天明的性格反而变得开朗成熟起来,学习三体世界特有的知识也成为了他的“任务”之一。另他感到意外的是,三体人对他表现出的友好和热情是他从未考虑过的。渐渐的,动用智子查看地球上发生的事情对他来说也已不是难事。

     “智子,帮我把画面调到程心所在的地方。”其实这也已经成为了他的一个习惯。也正因如此,他才能彻底了解地球上发生的一切与程心经历的抉择与痛苦。唯一让他觉得遗憾得,是他无法与程心交流,连精神上的支持也无法做到。看着她在地狱的边缘挣扎自己却束手无策。

       “程心,我不会让你一直独自一人的。总会有相遇的一天。”